银保监会严查中小银行股权乱象 业内:监管对部分存有“风险”的中小银行心中有数-北新桥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银保监会严查中小银行股权乱象 业内:监管对部分存有“风险”的中小银行心中有数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03日 19:51:11

银保监会严查中小银行股权乱象 业内:监管对部分存有“风险”的中小银行心中有数

“同时,也特别欢迎符合条件的、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和外资机构参与到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中来。”周亮表示。银保监会在处置风险中还坚持分类施策。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不搞“一刀切”,实行一地一策、一行一策,区分轻重缓急,把握好力度和节奏,对少数高风险机构精准拆弹。

此外,周亮表示,今年还会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。在银行资本补充方面,也会继续拓宽渠道,比如发行各种资本补充债券、优先股、普通股等,加大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。

监管不能当“稻草人”周亮介绍,近三年以来,推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、防范化解风险,银保监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主要做了以下工作:

对于目前的中小银行情况。周亮在新闻发布会上提还提到,当前受疫情和经济下行影响,有一些中小银行历史上也积累了一些问题,比如内控不完善、公司治理不到位,面临一些风险和挑战。对于这样少量的机构,还会坚持市场化、法治化原则,一行一策,结合实际情况,采取多种方式,比如直接注资重组、同业收购合并、设立处置基金、设立过桥银行、引进新的战投等等,加快改革重组。

三是优化股权结构。严格审核股东资质,强化对股东特别是实际控制人“穿透式”管理,规范股东行为,依法整治违规占用银行资金、非法获取银行股权、股权代持以及使用不正当手段操纵银行经营管理的行为。

周亮还谈道:“通过这几年的规范治理,中小银行发展模式、公司治理、经营管理、抵御风险能力等均有了比较明显的改善,我们对中小银行应对风险能力是非常有信心的。”

据悉,目前我国中小银行数量有4000多家,资产总额约占到整个银行体系的1/4,是我国银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周亮提到,总的来看,当前中小银行总体运行稳健,虽然不良资产略有上升,但是风险是可控的,主要经营指标和监管指标都处在合理区间。

近年来,由于公司治理、高管涉嫌犯罪等方面的原因,恒丰银行变动频繁,引发市场强烈关注。因公司股东问题、股权管理等原因出现风险的,还有包商银行、锦州银行等。

原标题:银保监会严查中小银行股权乱象 业内:监管对部分存有“风险”的中小银行心中有数

4月3日,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,谈到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防范风险问题时,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表示:最近银保监会查处了一些中小机构股权管理不到位的问题,坚决清退问题股东,严格依法采取监管措施。还开展了股权集中托管,对股权质押、变更和增资行为严肃作出了规范,切实防范内部人或者一些大股东违法把银行金融机构当成提款机。

“银保监会作为金融管理部门,必须履行好监管责任,既然干了监管,就不能怕得罪人,不能当‘稻草人’。要敢于监管、善于监管,纠正各种违法违规行为。”周亮强调。

陈昊表示,部分中小银行公司治理、股权关系存在的问题较多,这些现象使得中小银行的股权关系难以明晰。一方面让部分非金融企业也通过多种方式“曲线入股”掌控一些中小银行,甚至出现了将其当做“提款机”的问题;另一方面,股权结构的混乱也使得中小银行股权治理容易先天不足。监管机构从2017年底即开始关注、摸底、化解部分中小银行潜在的股权问题。在2019年,大家也看到了监管机构对部分城商行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、存保基金介入、重组等方式化解相应风险。

同时,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、财政部、地方政府密切合作,通过剥离不良资产、地方政府注资,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,在市场化、法治化的前提下,成功化解风险,完成改革重组,市场也没有引起大的波动,非常平稳。

当前,中小银行的经营发展受关注较多。兴业研究高级分析师陈昊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部分中小银行此前在公司治理、股权关系上存在的问题较多,其中既有历史遗留问题,也有后天产生的问题。较为典型的是股权代持、不合规持股、股权不合规质押等问题。对此,监管机构的提前布局对于化解部分中小银行潜在风险非常有效,相信在未来监管部门也将继续稳妥有序、“一行一策”地推动存量风险化解。

二是完善公司治理。积极探索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全过程,强化“三会一层”以及董事、监事和高管的履职评估和问责。对于履职不到位的,严肃追究责任,纠正不当履职。实行薪酬延期支付、追索扣回,强化激励和约束机制。

而关于风险化解,周亮还以恒丰银行风险处置举例道,恒丰银行是一家资产接近一万亿的银行,由于前后两任董事长涉嫌违法犯罪,银行出现了大量的不良资产。监管部门采取果断措施进行处置,首先会同有关方面坚决撤换董事长、行长和高管,调整充实新的领导班子。对违法股权依法清退,严格查处各类违法违规人员。

陈昊称,以股权监管为例,2018年初银保监会即出台了《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》,其后又出台了相应配套文件。经过了长时间的摸底、检查、监管处理,监管部门已经基本摸清了中小银行相应的风险,接下来更多的是采用多种手段去化解这些风险。

五是增强资本实力。通过加快处置不良资产、做实资产分类、加大拨备计提和利润留存,增强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。通过发行普通股、优先股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、二级资本债等方式,拓宽银行补充资本渠道和方式。支持地方向部分高风险中小银行注入资金、可变现资产,或者通过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注资的方式,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。

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对于周亮的讲话,兴业研究高级分析师陈昊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银保监会自2017年底便开始针对中小银行股权监管、资产质量和负债来源等方面,开展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监管措施,出台了相关的监管规则。今天发布会上的表态秉承了之前对中小银行监管的主要态度和措施。

银保监会严查中小银行股权乱象 业内:监管对部分存有“风险”的中小银行心中有数

业内:监管对部分存有“风险”的中小银行心中有数

四是压实各方责任。首先,压实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风险防控的主体责任,银行经营的好不好,第一位还是靠银行自身,主体责任一定要到位。要通过严监管倒逼银行落实责任,完善管理制度和风控体系,依法规范经营。其次,推动落实地方党委和政府责任。中小银行基本是地方经营的,地方国有资本股东也要落实责任。一旦出现风险,地方还要落实属地风险处置责任。

每经记者注意到,2019年12月,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等因贪污、受贿、违规出具金融票证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、会计账簿,姜喜运数罪并罚,一审以贪污罪被判处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

此外,加大金融反腐力度。对一些搞权钱交易、利益输送的违法犯罪行为严惩不贷,让干坏事的人付出沉重代价。

一是聚焦主责主业。坚决扭转中小银行偏离主业、盲目追求速度和规模的发展模式,回归本源、深耕本地、下沉服务,特别是强化社区和县域金融服务。对异地经营行为进行严格规范。

关于中小银行的问题,陈昊进一步分析称,此前人民银行、银保监会已经在过去两年基本摸清了中小银行的风险情况,人民银行《中国金融稳定报告(2019年)》中披露8~10级和D级的高风险机构共有587家。由于对存在风险的中小银行能够做到“心中有数”,监管部门已经着手通过各种前期纠正措施,来改善部分存在问题的中小银行的经营。对于难以化解的风险,监管机构也会在金融稳定的考量下,逐步稳妥推进处置风险。